风起昭陵

写文ooc
翻译白开水
剪mv一言难尽
嗯,就是这样的我

/YOI维勇尤任意组合/少狄狄芳/魔戒AL/
HP的GS&GGAD/福尔摩斯兄弟年下

【狄芳】挂号和煲汤和月亮

1.在文前我不要脸地给太太表个白

2.太太名字叫做有时好转,她前几天删了lof的文,据说是天气热

3.这两天我都没看见她更新,怀疑是考前疲软

4.想来想去,中秋礼物我又没法儿给她送月饼,把自己的脑洞补补写成一篇短文博太太一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中秋节,理应是亲戚好友在家蹲着,唠嗑,吃酒;小情侣儿的话顺带见个家长。

不过这些在王元芳身上是用不着了,因为他是个医生。

上面出了规定:本医院9月6日正常开放,9月7日门诊停诊,9月8日中秋节正常开放。急诊24小时全天开放。

于是王元芳只好继续奋斗在救死扶伤的第一线,虽然,他是看儿科的。

不知道是不是逢年过节的事故都发在大人身上了,今晚来看儿科的少了许多,桌上一时间也就排着五六张单子,跟平时那是不能比。

“28号,张玲玲。”

开门就进来个三十多岁的妇女,抱着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:“医生,小孩子不知怎么的感冒了,本也没在意,快晚上就难受起来了,您给看看。”

“坐吧,症状?”

“就一直咳嗽吧,喉咙也不舒服,然后说是有点头晕。”

“张嘴。”王元芳取了木片压住小孩的舌头,张望了一下,扔了木片换体温计:“扁桃体有点肿了,顺便量个体温吧,含着。”

“感冒多久了?”

“就昨天晚上开始有点症状,然后今天白天好一点了,晚上严重起来了。”

“最后的秋老虎了,你们也应该注意点,冷冷热热的小孩子最受不住。”说着看看时间差不多,取出温度计对着光看了看,“37度,还行,那就配些清热的中成药吧。”

“小孩子看起来挺难受的,就吃点药会不会好太慢了?要不还是挂个点滴吧?”

王元芳闻言瞪着眼睛说:“动不动就打吊针,你们知不知道小孩子的身体就是这么搞坏的?”

中年妇女顿时不说什么了,只看着他写单子。

“配点双黄连,然后止咳糖浆,就这样了,多喝水,捂一捂应该就没事了,要是晚上烧起来再过来。”

“下一个。”

这回进来的是个黑衣黑帽的男人,围巾遮着脸,坐下就不说话了。

王元芳抬头一看,不禁笑了:

“我这是儿科门诊,先生你挂错号了吧?”

“咳咳,医生救死扶伤,哪里要管病人几岁了”

这不出声还好,出声了王元芳的脸就黑了:

“我说狄仁杰,你不要浪费医院的号子好吗?”

来人见已经被戳穿,干干脆脆的扯下围巾帽子,嬉笑着说:“也没浪费啊,我是真有病啊,一整天没见着你,心里不舒服。”

“你几岁了。”王元芳没好气地看着他。

“前两天刚过的生日你就忘啦,6岁。”这说的是他前两天整的烛光晚会,庆祝相识六周年。

“行了行了,没别的事就走吧,别妨碍别人看病。”

“有事啊,你得把我妈煲的汤给喝了,不妨碍你看病,反正后边也就没几个号子了。”说着把保温罐放在桌上打开,勺子筷子递给王元芳“我挂个号总要给我10分钟吧?嗯?”

王元芳有点受宠若惊,顺手接过来,看了看内容,是木瓜花生煲生鱼,有点黑线,“阿姨怎么又做这种女孩子喝的东西……”

“秋冬么,她就喜欢弄点木瓜滋润滋润,劳驾您喝了它。”

“今天没去你家,阿姨不生气啊?”

“你手里掌握着他儿子的人生幸福,她敢跟你生气么,就会指挥我送汤送饭。”

王元芳抿着嘴笑了起来,然后搅动着捞起一块猪展肉放进嘴里。

狄仁杰看他吃得开心,撑着桌子问:“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去西湖边走走啊?”

那边元芳正嚼着肉,含含糊糊地回:“晚上我是值班医生啊,哪有空……”

“这你不用担心,我把褚尚元叫回来了,凭啥他孤家寡人有假,你拖家带口的却要值班。”

王元芳看他一眼,褚公子帮忙代班?

某人脸上掩不住的得意:

“我上次帮他挡了一个相亲呀,这不就得心甘情愿地来为兄弟两肋插刀了嘛~”

王医生于是慢条斯理地吃完那条鱼,吩咐道:“那你去一边坐着,等我半个小时。”

“得令,还剩那么多汤,你不喝了?”

王元芳奇道:“盼着我吃那么多你是要胖死我呀?晚饭也就两小时前吃的吧。”

“我是巴不得你胖点,你看看你,明明是儿科大夫,忙得瘦呀,那些外科的也就这样吧?”何况你胖点手感好。

“你是看不起儿科还是看不起我啊?”一边用眼神示意让开。

“岂敢岂敢,王公子忙着吧,不用管我。”说着拎走保温管去旁边喝了起来,这么小的罐子,王元芳也就吃了1/3,真是猫一般的食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晚上十点,西湖边都是人。

狄仁杰拉着王元芳走,一路也不说话,慢悠悠的。

“喂,咱俩就这样傻逛着呀?”

“元芳想做点什么?”

王元芳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,心想,我能想做什么。

狄仁杰看他那别扭的样子,凑过去在他耳边说到:“那要不要做点羞羞的事情……比如……”

王元芳一把推开他,尴尬道:“人来人往的,你就不能注意点。”

“没事儿,他们都忙着看月亮呢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看月亮。”

“因为月亮没有你好看呀~”

王元芳先是低头一笑,然后微微抬起下巴:“哦,是吗?不过你没有月亮好看。”

狄仁杰于是一把拉过他,凑上去亲他。

王元芳闭上了眼睛,睫毛颤啊颤,似乎是有点害羞,然而手还是软软地搭在狄仁杰肩上,被一只更为有力的手握住,贴在胸口。

“那可委屈王大公子,没有月亮看,只好看看我。”

*

何夜无月呢?只是想要更多的时间都和你待在一起。

————

我想说,虽然酸菜鱼火锅也很好吃,我投港式煲汤一票。

基友,你要知道,真爱粉,就是为太太写甜文。


评论(13)
热度(117)
© 风起昭陵 | Powered by LOFTER